明代中国,是否有过一份“郑和世界地图”

第一财经

1300年《赫里福德世界地图》,至今保存于英格兰赫里福德教堂,为中世纪最大最详细的世界地图。


人口稀少的小镇上,教堂附近的坟场里挖出一块近600年前的明代圆形铜牌,这让李兆良63岁后的生活发生巨大转折。他曾任香港生物科技研究院副院长,古老的铜牌既是一生中“最大的收获”,也就此陷入争议的漩涡。


李兆良从小就是福尔摩斯侦探小说的“粉丝”,到现在,仍在追各种热播侦探推理剧,并以找出编剧漏洞为乐趣。这块“流落”至美国东部坟场的锈迹斑斑明代铜牌,同样激发起他的探究心。随着研究深入,李兆良越来越相信自己正在“侦破”一桩历史悬案:发现新大陆的人是郑和,而在郑和的环球航行过程中,他还绘制了第一张详细的世界地图,原地图虽已亡佚,但信息保留在100多年后利玛窦的《坤舆万国全图》里。2012年和2013年,李兆良把研究写成《坤舆万国全图解密:明代测绘世界》和《宣德金牌启示录:明代开拓美洲》两本书,先后在中国台湾出版。其中《坤舆万国全图解密》今年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推出了简体字版,收入一套以地理学和地图学为主题的“舆图馆”丛书。


《坤舆万国全图解密》

立即购买

长按识别


李兆良著

定价:49.00 元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

出版时间:2017年2月

明朝万历时期,一幅名为《坤舆万国全图》的地图流入中国,该图为华夏中国描绘了世界全貌,是国内现存最早标明美洲大陆的世界地图。据载此图为西方传教士利玛窦所绘,由此之后拉开了“西学东渐”的序幕,西方科技知识陆续传入东方。然而,本书对《坤舆万国全图》详加分析,通过比较14至19世纪间六百多份地图,综合世界史原始资料,分析地图中地名、语源、地形、按语等,证明此图为明代中国人所绘。如此推理,可以力证中国也曾到过美洲,参与世界地理大发现的进程。本书重新审视世界史,颠覆史学旧论,以现代科学研究态度和方法揭示真相,用刑侦推理去侦破六百年的历史悬案——谁最先发现了美洲。虽然本书是一部世界史著作,但却像历史侦探小说,具有故事性和趣味性。不仅为历史翻案,更重要的是,挑战固有的“西方中心论”的科学史观,改变国人对“西学东渐”的成见和迷信,力图展现中国在探索美洲上的成就。


“书中挑战了世界史上的三大经典学说:

郑和下西洋止于东非,

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

利玛窦把西方的地理知识带来中国。”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琦在序言中总结。)


和2002年写出《1421:中国发现世界》的英国退役海军军官加文·孟席斯一样,李兆良的书推出后在东西方掀起波澜,有人邀请他出席国际学术论坛,有人斥之为“民科”,也有“粉丝”坚持在他博客中留言点赞。“这是我认为遇到的最富挑战性、最重要、最有意义的事。”经历了四五年争议后,远在美国的李兆良依然“斗志高昂”,自信满满。他认为,围绕他的书与相关历史展开的争论,不仅是中与洋、真与假之争,还关乎国民性和国家发展。在他看来,这对中国人特别重要,“坦白讲,很多中国人到现在还是没有脱离自卑的心态”。



600多份古地图上的新发现


2006年,李兆良在北卡罗来纳州小镇上买到的这块宣德铜牌,直径7厘米,中间有一个小方框,上面铸着“大明宣德委锡”六个字。古文中“锡”通“赐”,李兆良认为这是“大明宣德皇帝委赐”的意思。《明史》记载,历代皇帝登基都会派使节通报给外国的国家元首。恰好郑和最后一次下西洋是宣德五年,这时宣德皇帝朱瞻基继位还不算太久。


铜牌出土地点是美洲大陆原住民印第安切诺基人的居住地。李兆良转了一圈后发现,镇上人口稀少,但很多方面与中华文化有某种“巧合”。比如切诺基人的邻居、靠海岸的卡托巴族人以擅长制造精美陶器而闻名,成就不仅超过同时代的欧洲人,某些陶器式样和中国宣德年间的三足宣德炉相似。切诺基人的旗帜是明代的北斗旗,对“熊”的名词“yong”与吴语、客家话一样。他由此大胆假设:宣德铜牌是郑和船队带到美洲,并赐给当地土著人的。如果这个推论成立,历史也将改写:是1431~1433年间下西洋的郑和发现了美洲大陆,他比公认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早了差不多60年。




自1761年,法国汉学家德·吉涅最先提出“中国人最早发现美洲说”,类似讨论就在东西方持续。早些时候,英国退役海军军官加文·孟席斯不仅是郑和的“骨灰粉”,更是认为,郑和才是世界环球航海第一人,他比哥伦布早了70多年发现新大陆。与稍显陈旧的“郑和发现美洲说”相比,李兆良由此衍生的《坤舆万国全图》作者研究,显得更有颠覆性。


一直以来,关于《坤舆万国全图》的公认看法是,明代万历年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和中国学者李之藻共同绘制了这张详细的世界地图,而其“母图”,据推测是1570年的《奥特里乌斯世界地图》。



1602年《坤舆万国全图》(墨线版:美国国会图书馆藏)


但李兆良在细看《坤舆万国全图》时,却发现很多蹊跷。其中一个令人费解的地方是关于欧洲的记录。利玛窦来自欧洲,理应非常了解欧洲,但《坤舆万国全图》上的欧洲资料却出奇贫乏,而且沿用的还是古地名。尤其是他的祖国意大利,与《奥特里乌斯世界地图》中佛罗伦萨占了整页地图相比,《坤舆万国全图》只字不提当时著名的佛罗伦萨、米兰等大城市,也没有当时的天主教领宗地。“利玛窦能这样疏忽吗?这与他来华传教的目标完全不符。”李兆良认为,“光从这点看,《坤舆万国全图》的作者不可能是利玛窦,也不可能是欧洲绘图家。”


“《坤舆万国全图》就像一幅现代中国地图不画北京、上海,而列上长安、江宁,同样不合理。”他决定用“刑侦推理的方法”,寻找各种证据,试图揭开古地图背后的秘密。此后7年时间,几乎每天工作14小时,往来于美洲、亚洲、欧洲的图书馆、博物馆、原住民保留区,前后比较了600多份古地图;对地图上的特别地名也都亲自印证。此外,为了方便一手文献查阅,还学习了切诺基语、卡托巴语、拉丁文、中古英文等。


1570年《奥特里乌斯世界地图》。由荷兰制图家奥特里乌斯绘制,图上地名详尽,被认为是《坤舆万国全图》的蓝本


几年下来,李兆良发现大量存疑之处。《坤舆万国全图》上1114个地名中有一半,包括美洲的地名,不仅没在《奥特里乌斯世界地图》中出现,有些也从未出现在任何欧洲绘制的地图和文献中。在《坤舆万国全图解密》中,他一共列举了十大证据,来证明该图不是来自欧绘地图,而是基于明代中国郑和时代的信息绘制。“《坤舆万国全图》是中国文献,蓝本是一直以为失佚的郑和地图,利玛窦时代应该还存在。现在郑和地图原图已经不存,但信息保留在《坤舆万国全图》上。”


“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因素后,剩下的无论概率多低也是真相。”这是英国小说家柯南·道尔在《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的经典表述,也被李兆良引用来作为判断推理的依据。他认为,自己侦破了近600年来东西方交通史上的“大悬案”。



人人有权构建历史?


《坤舆万国全图解密》出版后,也有不少学者对李兆良的一些观点和论据发表不同看法。宁波大学教授龚缨晏在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上,质疑李兆良根据“鹦哥地”这一称谓做出中国发现澳洲的判断不太严谨。对此,李兆良在科学网上作出了回应,“实际上是西方的错误”。


毛佩琦也说,他的结论有“进一步完善的必要”,比如既然认为郑和到过美洲,且是《坤舆万国全图》“母图”作者,为什么宣德五年郑和下西洋的亲历者,在航海实录中只字未提美洲?之后的“四夷”书,也没有出现《坤舆万国全图》中标注的任何美洲地名?李兆良的解释是,明清民国之间,中国文献失佚非常严重,文献不存不等于没发生。


“《坤舆万国全图解密》其实和近年来国际上出现的一些书类似,主要强调古代中国人在航海上的贡献超过现代正统历史学家认同的范围。”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院长江晓原解释,所谓正统,是指历史学家圈子里大部分人认同。从这个角度说,尽管李兆良不愿将自己的研究与《1421:中国发现世界》相提并论,但在普渡大学获得生化博士学位的他,本质上身份却与加文·孟席斯相同,都是民间历史爱好者。很多正统历史学家可能会对他们“不屑一顾”,认为搞的不是历史。


《1421:中国发现世界》


“对于这类论争,我一般都持宽容和同情的态度,这与我本人的历史哲学有关。”江晓原说,他对历史的看法也与许多历史学家不同,认为历史真相可以在理论上承认有,但实际上没有人能够得到,所有的历史都是建构的,任何历史学家都无权宣称自己所说就是历史真相。“真相只有一个,一旦这么说就变成武断,排斥了任何与之不同的观点。当然,我这个历史哲学观点本书作者也不一定认同。因为他也认为,自己讲的才是以前历史学家没看到的真相。”


《坤舆万国全图解密》一书还让江晓原想起1999年出版的《光明之城》。该书记述了意大利犹太商人雅各在1271~1272年,由海道前往泉州经商的经过和见闻。著译者称,书是在意大利一个古老的家族发现的。但中文版出版后,里面有很多细节与传统历史记录,以及同时代的《马可·波罗游记》都不一致,很多人怀疑是伪造,但这桩公案最终不了了之。“我曾专门问过一些持正统立场的历史学家,既然认为是伪书怎么不写文章质疑?结果有人不屑一顾地说,参加辩论是把对方‘抬高了’。这种说法充满傲慢与偏见。不提供学术依据而进行否定,本身就是不负责任的说法。”


坤舆万国全图部分


“《坤舆万国全图解密》很可能也会面临这样的命运。但没关系,学术本身有争议很正常,历史就是不断新发掘的。”江晓原说,与争议相比,更值得警惕的是喜欢动辄对人冠以“民科”的做法,“我特别反对那种不是针对别人的具体说法进行学术辩论,而是先就指责别人是否有资格,这种态度是不合适的。在我的历史哲学里,谁都有权建构历史。”


毛佩琦评价说:“他的论述是言之有理的,至少是动摇了这些经典理论的根基。传统的论述,无法回答李教授的问题。”江晓原也认为,李兆良的证据和当年引发轩然大波的孟席斯不一样。另外,以往对《坤舆万国全图》的来源没有产生过疑问,他却从这个角度入手,认为利玛窦依据当年中国人的地图绘制了《坤舆万国全图》,“这种假说是相当大胆的,不管最后结论是否成立,对历史学发展都是有利的”。

作者:彭晓玲


明代中国,是否有过一份“郑和世界地图”?

想一探究竟?

快来一起阅读

坤舆万国全图解密:明代中国与世界》吧~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更多精品图书请关注




微信号:sjtupress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点赞、留言、转发,分享你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