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荐书 | 是谁趟出了海上丝绸之路?

随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顺利召开,“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等相关话题再次引发了人们的关注与热议。高峰论坛是“一带一路”提出3年多来最高规格的论坛活动,对推动国际和地区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一、习主席与“一带一路”的诞生


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总书记分两次在一陆一海两个国家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一次是9月7日,在哈萨克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大学,习近平主席发表演讲时提出:为了使各国经济联系更加紧密、相互合作更加深入、发展空间更加广阔,我们可以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另一次是10月3日,在印尼国会,习近平主席发表演讲时提出: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使用好中国政府设立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此后,在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抓紧制定战略规划,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加强海上通道互联互通建设,拉紧相互利益纽带。首次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国内会议上一并提出。


2014年5月21日,在上海亚信峰会上,习近平做主旨发言时指出:中国将同各国一道,加快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尽早启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更加深入参与区域合作进程,推动亚洲发展和安全相互促进、相得益彰。这是国际会议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首次亮相。


“一带一路”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主动应对全球形势深刻变化、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


二、“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第一次提出是什么时候?


古代中国没有“丝绸之路”这个看上去很“友好”、很“贸易”的名词。汉代以来东西交往最为著名的词汇即“通西域”,当年大汉主动派使西行,一是招兵,抗外侵;二是买马,买汗血宝马,也是为打仗;与丝绸贩卖没任何关系。两千年来,中国并无“丝绸之路”之说。关于东西交往,王国维在他的《西胡考》中曾说过,“自来西域之地,凡征伐者自东往,贸易者自西来,此事实也”。这是陆上东西交往的一个非常准确的“方向性”定位。

今所谓“丝绸之路”是个泊来语,它是德国的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创造的名词,1869年至1872年,李希霍芬为德国选择殖民落脚点和资源调察而专程来到中国,在他所著的《中国》一书中首次使用了“丝绸之路”一词。这个词原指中西陆上通道,因这条通道上进行的主要是丝绸贸易,故名。当时,这个词并没被学界广泛使用。有些学者认为,中国的丝绸不仅从陆道运往西方,而且也经由海道。所以,法国汉学家沙畹在他的著作《西突厥史料》中提出“丝路有海陆两道”,但后来也没人使用“海上丝绸之路”这个词。这确实是“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概念的第一次提出。


三、“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概念的第二次提出是什么时候?


“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概念的第二次提出是20世纪晚期。中国的改革开放使国门再次打开,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了一个为期十年(1987-1997年)的中国通往西亚的陆路考察活动,这个课题命名为:“INTEGRAL STUDY OF THE SILK ROAD:ROADS OF DIALOGUE”。中文意思是:“丝绸之路:对话之路综合考察”。


继在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之后,199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又发起了“海上丝绸之路”综合考察船“和平方舟”活动。这年10月,一支由30个国家50多位学者组成的考察队,乘阿曼苏丹王室提供的“和平”号考察船从马可·波罗故乡意大利威尼斯出发,沿古代商船航道向东行驶,于1991年2月抵达泉州后渚港。

从19世纪末的德国李希霍芬和法国沙畹首次提出概念,到20世纪晚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重大考察活动,“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历经百年,终成显学。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百年的学术研究,它的热点并非东方,而是西方。它说明不论古代还是当代,中国的“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对西方的诱惑力,远远大于它对中国的诱惑力。事实上,古代东西方贸易方向性和主动性,皆在西方。当年西方人对东方海上商路的命名,甚至并不叫“丝绸之路”,比如,大航海时代麦哲伦环球航行就是以“到东方寻找香料航路”来命名。这一学科在西方,一直是在“东方学”的范围内。


“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成为中国学者追捧的课题,并引爆学术之争,是在二十一世纪到来之际。中国人历来爱争第一,有了“海上丝绸之路”,就有了“始发港”之争。“始发港”之命名出自广东。2000年广东学者以“徐闻——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项目率先启动了“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专题研究,此后,广西也启动了相同的项目,并于2004年召开了“合浦——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研讨会。在两个始发港的争论之中,“海上丝绸之路”成为了丝路研究中的新方向、新课题和新命名。

 

四、“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为什么又被第三次提出?


“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三次提出,并形成超越学术进入政经层面的热潮,是“一带一路”理论的提出。这一理论跨越时空,使中国在这一话题中首次掌握了主动性,拥有了话语权,将这一学术课题提升为国家战略和愿景的高度。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遂成人们关注的热门话题。


因而我们说“丝路之学”是一门“倒叙”的学问,追根溯源成了它的重要路径。

  

五、《海上丝绸之路2000年》讲了什么?



立即购买

长按识别


《海上丝绸之路2000年》

梁二平 著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


以“谁趟出了海上丝绸之路”为题,还原当年这条海路上演的历史活剧,看看是什么人物在东往来,又是什么人物向西去,方士、僧侣、太监、海商、海盗……还有,从南到北的系列通商口岸广州、泉州、温州、明州、杭州、密州……在如此历史舞台之上,古人是怎样在世事险恶与惊涛巨浪之中,完成历史使命,或走完悲剧残生。


不了解历史的人很容易将“丝绸之路”理解为是中国人走出国门做生意的一条商贸大道。事实恰好相反,更多时候是外国商人不远万里来中国做生意。这一点,王国维先生在他的《西胡考》中说得很清楚,“自来西域之地,凡征伐者自东往,贸易者自西来,此事实也”。这是陆上东西方交往的一个“方向性”定位。那么,“海上丝绸之路”又是怎样一种流动呢,不论从马六甲海峡的“黑石沉船”,还是南海的“南海一号”的文物来看,唐宋海上贸易也多是西方船到中国来进货的多,中国船出去西南或西方进货的少,尤其是鲜有官贸商船出海。


理解了古代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才会知道今天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绝非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简单重复,简单继承。新丝路不仅仅是主动编织经济合作的网络,还是新世纪的经济规则的制订,也是在国际政治与文化舞台上占据主动的新布局。


六、《海上丝绸之路2000年》作者


梁二平先生研究海洋文化多年,既有资深媒体人视野广阔的优势,又能以学术研究的热情深入钻研,厚积薄发,成绩卓著。近年来研究成果次第面世,广受好评。著作《海上丝绸之路2000年》,立足于多年深入研究之基础,着眼于“一带一路”宏伟构想之现实,全景式展现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悠久历史。书中运用大量珍贵历史文献,且融合了作者丰富的田野调查成果,描绘出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近千年的历史画卷, 全面回顾了海洋丝绸之路的变迁发展与成败得失,对于现今“一带一路”的理解和举措,具有重要参考价值。自学术角度言之,全书史料丰富,结构完备,见解通达;自表达形式观之,则图文并茂,雅俗共赏。洵为学以致用、古为今用之典型作品,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又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投票赢好书

“大众喜爱的50个阅读微信公众号”评选正在进行,欢迎大家为交大社投上一票!史上最简投票,“扫码”或点击“阅读原文”赢好书,就等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