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影评进入黑社会时代?

李建强

各国电影市场总是被好莱坞电影占去很大比例,奥斯卡获奖电影评判标准更是成了许多国家品评本国电影优劣的参照系。这种独特的优势,成就了美国的电影产业,也奠定了它在网络影评上的领先地位。


论中美“网络影评”发展之比较


总体上说,美国的网络影评不仅起步早,发布平台和渠道也远较我国丰富,一批网络写家已占据“天时”“地利”的先机,在全球范围内凝聚了相当的气场。但是在“人和”上,独领风骚的还是中国。网络影评的未来走向将取决于这些构成元素的此消彼长。因为,网络影评既关乎技术和手段,更关乎“国情”和“文化”。据此,我们认为中美网络影评今后的走势大致可以归纳如下。


   美国:专注细分市场   

中国:认真反省自我


美国电影的商业化程度很高,网络影评同样体现这一特点。比如,整合型、类工具网站主要面对网民大众;学者专家创建的个人影评网站代表着网络批评界中精英阶层的认知;影评专业性网站,以单个电影的分组讨论和评论链接为特色,显示出独具一格的严肃性和深刻性;搜索引擎网站提供最便捷的影评阅读、讨论服务,体现一定的市场分布规律和市场导向。伴随网络时代下虚拟社区不断发展的生态环境,以及网络影评在与印刷媒体影评“拉锯”战中的最终胜出,这种市场细分将得到进一步扩张和强化。


美国电影产业作为一种成熟运行的商品经济,自然在市场细分上走在了全球电影行业的前列。回顾美国电影史,电影的细分首先表现在成熟的类型片制作:20世纪三四十年代好莱坞创造并发展的类型片包括歌舞片、西部片、犯罪片、枪战片、灾难片等,深受观众欢迎。美国的电影批评作为美国电影产业生态环境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自然也延续和伴随市场细分的特点和优势。比如,有针对美国普罗大众品位的报纸和电视影评(它们较少采用宏观视角,主要从个人化的情感角度取悦观众);有符合社会主流商业价值观的报纸和杂志影评(它们大多结合一定理论知识并力图使电影评论自然合法的融合于流行环境之中,如宝琳·凯尔的电影批评);也有学院派的学理性批评,主要在专业性电影杂志上呈现(如《电影季刊》《电影评论》上的一些评论)。甚至还有一些评论文章,有意识地从年龄、性别、职业、意识形态等角度培育和聚拢读者。



2008年,《波士顿凤凰报》影评人杰拉尔德·皮尔里专门制作了一部讲述美国电影批评历史与未来的纪录片《为了电影的爱——美国影评人的故事》,被业界评论为记录美国影评行业的绝唱。8年前,当皮尔里萌生出制作纪录片的念头时,美国的影评行业看似正朝着良性与稳健的道路发展,然而近年来,传统影评人面临越来越多的失业危机。皮尔里自嘲说:“开始制作时他将自己的纪录片看作是为美国电影批评献礼的赞歌,但拍摄结束时却变成了一个垂死行业的挽歌。”因为在该片制作期间,至少又有28位报纸影评人被解雇,原因是网络新媒体对传统媒体产生的冲击;另一个原因是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导致印刷媒体大幅度缩减开支,对媒体电影批评带来严重影响。截至2010年,全美最大的25家日报当中,有3家发行量同比降幅超过10%。作为刊发影评文章的主要阵地,有的报纸的电影评论版被撤销,有的整个报纸走上转型之路(如大型报业《村声》由对电影的独立、尖刻的评论立场转为对社会名人八卦新闻的关注);一些地方报纸为了在与网络新闻的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开足马力将重心放在争夺当地新闻的报道上,而将电影批评弃之如敝屣。当一批在传统媒体工作的评论家面临失去饭碗的危险时,他们有的进入教学系统,有的开始转向网络寻求心灵安抚和写作酬劳。在变革的时代中,评论家试图在传统的印刷媒体和新生的网络空间中维持平衡,并且找寻自己的身份认同。



更进一步说,以往传统媒体通过“议程设置”为公共空间提供统一的社会议题,社会呈现泛群化现象。如今,网络将人划分为不同的圈子。MySpace和Facebook等SNS网站按照网民的喜好和口味划分为不同的小组。网络背后是一个个独立的虚拟化社区。人们更多地相信和自己处于一个圈子的人的推荐,而不是对官方信息的搜集与取证。用美国营销学者艾伦的话说,我们正处于一个“C时代”,这是一个联结(Connected)的时代,也是社区(Community)的时代,依靠各种内容或情感联结在一起的社区构成了当下最基本的营销环境。如何针对不同的虚拟社区展开具体的市场营销,是所有产业,包括电影批评产业所面临的基本命题。


是故,美国的电影评论网站也形成一定的分类,并且采取品牌化营销策略,迎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从宏观的角度看,这些网站都有一定的分布规律和主要功能,按照信息内容的性质,我们大致可以把其细分为电影资讯网站、电影大奖网站、电影新闻网站、电影展网站、电影制作网站、影片资讯网站和DVD网站。当然每个网站的分工并不一定泾渭分明,有的网站同时拥有以上多类资讯。但是,每家网站都会详略得当地分配资源,推出自己主打的版块和内容。如“The Internet Movie Datebase”是所有网站中内容较为齐全的一家,它主要以电影咨询的发布为主;“Coverage of the Annual Academy Awards”名副其实的以电影奖项为主要内容;而OFCS则是以单个电影的分组讨论和评论链接为特色。不仅如此,每个网站也在维持和运营中加入了品牌化营销的策略,通过会员制的建立、出售DVD以及印有网站Logo的各种小物件,培养影迷对于网站的忠诚度,提升人气,建立品牌,持续发展。显然,这种分众意识符合网络影评向大众化发展的趋势。伴随着网络的进一步发展,美国网络影评的这种态势将继续发展下去。



而中国的网络影评当下正被种种尴尬缠身。


首先,尽管网络空间巨大,各类电影论坛和影评博客发表的网络影评数量众多,并且每天都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增加,但其质量与数量严重失衡,内在同构现象严重,评论水平良莠不齐,多数尚停留在直观的层面上,立体的、有深度的批评被平面化的解说和公式化的介绍所淹没。网络影评还存在着话语暴力凸显的危险。在全民上网的年代,自由表达的空气膨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各类博文和帖子时常走在关注的前沿。一些网络红人为了吸引注意,不惜恶搞自己;一些网络影评发布者为了发泄不满,往往采取一些故作惊人的方式: 张口谩骂,用吐口水、拍砖等,换取点击率和关注度。影评应该具有的客观立场被一些网络影评人抛到九霄云外,他们的评论往往对人不对片,或对片不对理,轻易地就上纲上线,胡乱抨击。打开电影论坛上的帖子,总能看到一些网友对某部电影或电影人的指责和谩骂,有些甚至还是无端的人身攻击。



其次,虽然网络影评发展呈现朝气蓬勃之势,但网络影评存在的诸多自身缺陷已引起了包括大众、业界和学界的诟病。国内著名公共论坛天涯上的一个帖子曾以醒目的标题《中国的网络影评已经进入了黑社会时代》,搜寻和揭露其存在的各种丑陋。尤为值得关注的是,已经有观众发现,一些国产大片在网络上最风光的时候不是上映后,而是在免费点映和正式公映之间。那时网上会冒出很多影评,好评恶评并不重要,只求“满视野”、上头条。正如一位专家所说:“只要把电影变为公共讨论事件,不管好坏都会有人看,资本就成功了。”当网络评论汇成一股大潮向着资本汹涌而去时,网络影评也便成了电影虚假生产力的组成部分。


要之,当下我国网络影评数量与质量严重失衡,话语暴力日益凸显,公信力、影响力受到质疑和挑战,很难说有真正意义上的审美价值和市场价值。这种状况已引起相关各方的警觉,也成为网络影评凤凰涅槃的当务之急。相信伴随官方更多的重视,电影圈内更多的观照,民间更多的自律,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建立和健全,中国的网络影评将在自省的基点上实现“拨乱反正”,逐渐进入“良性”发展之途。



   美国:继续引领消费   

中国:搅动满池春水


美国的网络影评也在轰轰烈烈地加快发展,与中国不同的是,网络在当下美国还不是影评生存、传递的主要平台。换句话说,网络影评的影响和作用都还有限。作为稳扎稳打、正在博弈拉锯中胜出的新形式,美国网络影评相当一段时间的发展重点会放在传承和接替传统媒体影评的职能: 继续扩大影响,引领大众的观赏和影响影片的创作。


与主流媒体如报纸、杂志、电视不同的是,网络在Web2.0时代使得影评的消费对象,由过去单纯接收信息,向主动创造与分享信息转变。网络影评比传统媒体的影评更自由、更灵动,因此也更能对浮生大众的消费产生影响。比如,“烂番茄”等整合、工具类影评网站与其说是影评网站,倒不如说更像是一个“用户活动”网站。用户(观众)使用了某一个产品(电影)后,对产品及服务的思考、经历、体验等以文字或其他方式进行的评论都可囊括其中。传统影评中论家关注较多的可能是影片里的技术、导演创作手法等理念化的东西,而网络影评却是从用户体验出发,用平等的观念交流或推荐这部电影好看与否,通过口碑宣传,让更多人共同分享和晾晒产品使用的心得体会,因此,它能赢得更多电影观众的认同,实际也增强了消费者对网站的心理认同感。



至于知名度高的个人博客和网站,汇集成为美国网络影评世界里的“塔尖层”,与传统印刷媒体时代不同的是,由于时空和阵地的转移,极大地增强了参与性和互动性,提供了一种“精英”与大众直接“对话”的新的可能。所以,美国的电影批评家大多选择“两栖”,这一方面壮大了网络影评的基础队伍,另一方面也大大开拓了影评的受众面,传统印刷媒体正在丧失的影响力也由此得到了补偿,可谓三全其美,各得其所。


相比美国,中国网络影评的目标显然要高远宏大得多。它不仅要引导消费,提高群众的鉴赏水平,似乎还应该肩负起电影文化建设的重任,并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对整个社会文化产生影响。有专家将中国网络影评的影响和作用概括为4个方面,即:① 扩展言论平台,推动大众影评发展;②开拓影评思维,促进影评形式和理论创新;③凝聚人气,为影评事业发展聚集后备力量;④还原“本质”,繁荣和重塑电影文化。这几乎是一种全能的要求,似乎有点高不可攀。但据笔者看来,提出这种全方位的期待,既是中国“文以载道”历史文化的传承,也是当下民族电影文化振兴和建设的需要,在我国文化的加速转型中,网络影评的这种责任无可推诿。



电影和电影文化从来不是象牙之塔。按照列宁的说法,电影是所有的文艺样式中最接近人民群众和最受大众欢迎的样式。电影作为第七艺术,自面世之日起,就和民间、草根有着一种天然的不可分割的联系。但一段时间以来,电影批评的贵族化倾向日渐滋长起来,高头大马式、名词爆炸式、故弄玄虚式、朋党沙龙式的评论渐渐时兴起来,最终把本应面向大众、面向创作、面向市场的“下里巴人”硬生生弄成了无人问津的“阳春白雪”。特别是电影评论一和“文化”沾边,似乎立刻身价百倍,变得愈发不可捉摸起来。电影文化变成了批评自以为是、一意孤行的挡箭牌。中国影评影响力和创造力的日渐衰弱,与影评本身的这种“质变”是有很大关系的。


网络影评的出现和迅速生长,在很大程度上还原了电影评论的本来面目。电影虽然生性属于文化产业,但是它的文化从来不是精英文化,而是大众文化和通俗文化。大众文化理当是大众共乐的舞台,而非少数人专营的禁苑。颠倒的是非需要颠倒过来。还要看到,消费方式是人类整个生活方式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某种消费方式的形成,不是人们主观随意选择的结果,而是要受到多种社会因素和自然因素的决定和影响的。



首先,消费方式取决于一定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和一定的生产方式。相对于人的消费方式,生产力发展水平是更为基础和更为根本的因素。改革开放30年来,伴随思想解放运动的推进,我国的电影的生产力不断得到释放,一批优秀的作品相继面世并获得重大社会反响。特别是近年来,电影的年生产量已经超过了400部,加之国外大片引进数量和质量的逐步递升,以及其他精神文化产品的不断丰富,人民大众的精神需要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满足。从这个意义上说,网络影评的迅速崛起,实际是中国文化生产力不断进步的一种象征,是改革开放时代必然的随行物。它越来越近地靠拢普通大众的生活,传达普罗大众对电影的喜怒哀乐、真情实感。一句话,网络时代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促进了大众消费网络(电影)的方式。


其次,按照现代经济学的观点,消费方式并不是消极地被生产力因素所决定,在一定条件下,它会反过来给生产力和生产方式以积极影响,促进经济(精神)生产的良性循环,使人民大众的需要在新的基础上得到更充分的满足。换句话说,大众既是文化消费的主体,又是文化批判和建设的主体,因此它本身处在一个不断成长发展的过程中。这种自身的精神成长与扩张,会形成一种强大的移风易俗的力量。在社会当下,单纯地消费电影,甚至享受电影不再是人们全部的寄托,人们还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影响当下的精神生产,去改造现今的文化产品,实现“自然的人化”。这种需要的强烈程度正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生产力的提升,以及消费方式的日趋发展而与日俱增。电影本性和网络优势的结合,使网络影评成为民众实现“影响”和“改造”共舞理想的天然途径。它迅速凝聚而成的人气和或隐或显的时尚张力,是能够深刻影响一个时段艺术家的创作品相,甚至一个时期文化的时尚和风貌的。我国网络影评正在彰显和宣示这种昂扬的势头。


因此,我们有理由对一路高歌猛击、认真反省自我,搅动了满池春水的中国网络影评寄予希望!


-版权所有-

本文观点来自

电影批评三论

【内容简介】

本书收集了作者近年的一些电影理论批评文章,汇集出版。分为三个部分:首先是“本体论”部分,包括12篇文章;其次是“年度论”部分,包括6篇文章;第三是“创作论”部分,包括10篇文章。众所周知,电影产业化改革以来,与中国电影的快速成长同步,电影理论批评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由于种种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对电影理论批评自身的研究一直不温不火,处在相对边缘的状态。于是,在一些同仁和朋友的策动下,我想到把自己这些文章汇集出版,期待能够引发更多同仁对电影评论的关注,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进而推动中国电影理论批评的繁荣发展。 


【作者简介】

李建强,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先后出版《高等教育改革与人的全面发展》、《区域创新体系探索的理论与实践》、《国家实验室的体制机制及技术扩散研究》、《中国电影批评2000-2006》、《网络影评的生存状态及其走向研究》等9本著作,在《求是》、《中国高等教育》、《教育发展研究》《Journal of Popular Culture》等报刊发表各类文章140余篇。


《电影批评三论》

作者:李建强

ISBN:9787313194695

扫描二维码购买此书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微信:sjtupress



关注、点赞、留言、转发,分享你的感受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