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座城,普希金为爱而死

娇薇

风光旖旎的欧洲大地上,产生了各有不同的绚烂文化。俄罗斯这个被戏称为战斗民族的坚韧群体,在东西方不断的文化冲突和不断的交融中,开放出了欧陆最为独特闪耀文化花朵之一。


作为俄罗斯通向欧洲的门户,圣彼得堡无疑是文化碰撞最为剧烈的城市,这里既有传统欧洲的韵味,又有着俄式的豪迈和冷峻。无数的文豪和艺术家,因为这种气质而神魂颠倒,因为这种风情而文思喷薄。


也就是在这里,深受法国启蒙思想影响的文豪普希金,在圣彼得堡涅瓦大街的文学咖啡馆里喝下最后一杯咖啡后,缓缓走向了与情敌丹特士决斗的地点……


白夜

从5月末到7月初,圣彼得堡的夜晚和白天几乎难以区分——在6月21日夏至这一天,天空只出现一点点灰色。位于北纬59度57分的圣彼得堡和丹麦格陵兰岛的最南端处于相同的纬度。它是为数不多、可以体验夏季白夜现象的城市之一。冬天与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夜晚似乎控制了白天,几乎没有给这个寒冷的季节留下任何光亮的时间。充满浪漫色彩的白夜赋予这个城市的居民一种近乎狂热的特质。


圣彼得堡人整夜在城市的运河边散步,似乎要充分享用他们明亮的夏日时光。由遍布城市各个地方的、异彩纷呈的古典音乐、歌剧和舞蹈等组成的圣彼得堡白夜节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街头艺术家热情地为深夜未归的人表演节目,流浪音乐家和成群结队的朋友聚集在涅瓦河的河堤上,举办自己的歌会。

当午夜来临时,夕阳西下,金色的月光照射在瓦西里岛的浅滩上。只有到这个时候,太阳才似乎放松了对这座城市的控制,黄昏勉强夺得了笼罩圣彼得堡的短短的几个小时。尽管圣彼得堡并不是唯一一座可以观赏到日不落现象的高纬度北方城市,但它是人口超过三百万又能观察白夜现象的、纬度最高的城市。


如果在户外呆得太晚,你可能突然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回不到原先的目的地。你被留在了涅瓦河的对岸。因为这里的开合桥按照既定的时间和顺序依次向上张开,呈八字型,以便这里的大小船只通过。它们来往于圣彼得堡的港口和俄罗斯的其他地方。

文化之都的居民

圣彼得堡居民的形象已经模式化,这些模式的种类异常丰富。在大家的印象中,他们有时头脑冷静,态度冷淡;有时行为优雅、缄默不语。圣彼得堡人为自己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当前国家的腾飞而感到自豪和骄傲。在苏联时代,人们认为圣彼得堡人(即当时的列宁格勒人)的欧化程度要远远高于南部和东部的同胞们。他们可以很容易地接触到来俄罗斯旅游或学习的外国人。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只有咫尺之遥的圣彼得堡常常是芬兰人和瑞典人节日度假和周末旅游的好地方,特别是当他们国内的酒价偏高,而这里的伏特加酒则特别便宜的时候。

这座城市邻接波罗的海周边诸国,那里的生活水平都很高,来自苏联以外各个国家的影响非常之大。一些学生常常不管“铁幕”的限制,冒险来到俄罗斯,学习这里的语言。与莫斯科的单调灰暗的生活相比,他们更喜欢圣彼得堡如诗如画的风光,潜于“地下”但却时刻准备喷薄而出的音乐和艺术。圣彼得堡的古老历史滋养了它兼容并包式的折中主义。正是这种迷人的氛围促使国内外的热血青年热衷于交流彼此的思想和文化。这当然也要归功于人们对摩登和前卫思潮的喜爱和接受。

诗人安娜·阿赫玛托娃曾经强烈地反对苏联当局,尽管沉默了很长时间,她依然是圣彼得堡知识界精英最热门的代表人物之一。

安娜·阿赫玛托娃


即使冬季最短的白天逼近,黑暗和寒冷笼罩整个世界,人们只得呆在室内“冬眠”,等待第二年白夜的来临,期望重新看到午夜的太阳,但这个“夏夜无眠”的城市从来都不会忘记这里仅有的、近似狂热的特有现象:白夜的狂欢、整夜不间断的音乐节、沿着涅瓦河四处游荡的吉他乐师,还有那些等待开合桥落下以便回家的成群结队的年轻人。


艺术的的居民

当俄罗斯尚在实行资本主义的道路上踯躅之时,作为文学之都的圣彼得堡还很少有俱乐部、大型百货超市、夜总会和出名的饭店。但是这里的许多社区都有自己的剧场、芭蕾舞剧院、书店和露天艺术广场。


苏联经济困难时期无人看管、建筑结构遭到严重破坏的冬宫迈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它不但收到价值不菲的捐赠,而且举办了多次世界级的艺术展览。


俄罗斯国家博物馆保存了从列宾、弗鲁贝尔到现代艺术家在内的最优秀的艺术作品,收藏了最新的现代流行艺术成果。它让人们领略到俄罗斯艺术的精华和真谛。马林斯基歌剧舞剧院让许多诗人、作家、艺术家和舞蹈家醉心于古典芭蕾,成为这一领域的代表人物,培养了众多的艺术大师,如佳吉列夫、珀蒂帕、尼金斯基、俄罗斯国家博物馆巴甫洛娃、努利耶夫、巴雷什科夫和现代其他艺术家。

马林斯基歌剧舞剧院


彼得大帝一直致力于把圣彼得堡建设成为一个追求进步思想的首都。事实证明,彼得的梦想实现了。在圣彼得堡几百年的历史上,甚至近几年里,出现了无数的先锋派艺术(如普希金大街10号)。人们从中可以听到先驱们进步思想的回响。普希金大街10号原本是聚集在这里的一些四处流浪的当代地下艺术家组成的艺术团体。现在这里不仅是展览馆,更是先锋艺术和音乐的工作室和艺术中心。

(彼得大帝)


20世纪90年代崛起的另外一群艺术家创办了新艺术学院。它因对俄罗斯先锋派和新表现主义的极端诠释而闻名于世。这个学院的许多创建者都曾举办世界巡回展览,包括在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


俄罗斯最初的电子音乐会就在喷泉河沿岸的公寓、天文馆和彼得保罗要塞外面的武器博物馆里举行。当它们最初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苏联统治时期出现的时候,这些规模虽小,但具有现代风格的地下音乐被视为音乐界的革命。


图书信息


《圣彼得堡文学地图》

作者 哈罗德·布鲁姆

定价 48元

ISBN 978–7–313–17385–0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内容简介:


白夜的独特让人叹服,“北方威尼斯”的美誉让人惊异,彼得大帝造城的奇迹让人敬仰。所有这一切都激荡着彼得堡人的精神,滋养着无数作家的灵魂。作为文学名城的彼得堡永远散发着灿烂的光芒。这里有普希金不朽的传奇、果戈理奇妙的怪异、陀思妥耶夫斯基心灵的深刻和诗人们逼人的灵气。本书将历史、地理、人文与文学融为一本,追溯城市和文学的发展轨迹,探讨环境和作家的关联,展示了彼得堡迷人的文化景观和辉煌的文学成就。


作者简介:


当代美国极富影响的文学理论家、批评家。曾执教于耶鲁大学、纽约大学和哈佛大学等知名高校。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诗歌批评、理论批评和宗教批评,代表作有《影响的焦虑》(1973)、《误读之图》( 1975)、《西方正典》( 1994 ),《莎士比亚:人的发明》( 1998 )等,被誉为“西方传统中最有天赋、最有原创性和最有煽动性的一位文学批评家”。



本期编辑 王加振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微信:sjtupress



关注、点赞、留言、转发,分享你的感受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直接进店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