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都出诗集了,哪些职业还将遭受AI巨大冲击?

科技范


  “要拍照的举手哦!我可是拍照高手!”一个少女高声喊道,“笑一下嘛,别害羞!”少女接着说。在2018年的博鳌亚洲论坛科技体验区,几位女士围站在一块大型的显示屏幕前,随着她们挥了挥手,“咔嚓”一声传来,一张合照呈现在屏幕之上。令人惊奇的是,帮助人们拍照的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人”,而是一款人工智能——微软小冰。


“小冰”是微软研发的面向情商维度发展的人工智能系统。它不仅会拍照还会唱歌,目前已发布了《好想你》《在一起》等12首歌曲。文青气质的“小冰”还写了现代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


无人智能驾驶、人工智能医疗,击败李世石的AlphaGo、能编古诗的AI“偶得”、出版现代诗集的“小冰”。


这一切告诉我们人工智能时代已经来临。


长按识别

进入购买页面

《人工智能:驯服赛维坦》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机器人小冰的现代诗欣赏


因为我已经疲倦

外轮来了太阳的光景

就如此飞闪的梦幻中

案头的花瓣

飘落于寂寞

宇宙是你沦落的诗人

我已经疲倦了

我所无辜的那寂寞的小园子

那也是人

不用悲哀在他的前面

那寂寞的小园子




小冰


而IBM中国研究院的AI“偶得”,情迷中国古诗,下面这首“三候半夏生”是它的即兴创作。


三候半夏生

作者:偶得


半夏生风一叶霜

江头雨露湿残妆

清魂老客无人识

只是春光亦似常


面对AI们致力于追赶超越毫不示弱的学习劲头,有人萌生了失业之忧,有人对文艺作品发起了灵魂拷问,还有的人说:“如果打不过对方,那就加入它。”


有关人工智能的讨论,很早就不局限于“AI会不会消灭人类”这样的疑问了,它更多地是让我们开始重新“认识自己”,思考数据与生命的结合,是异化还是进化?


人机结合 : 数据生命体的未来

有关数据的一个重要的技术是脑机接口。脑机接口技术的发展,不仅意味着人类将战胜神经性疾,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将彻底改变人类本身。目前此项技术已经有了重大突破,如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外科医生在一位年轻人的运动皮层(主要作用为控制上肢运动)内植入了128个电极传感器,赋予了他控制一台仿生手上单个手指的能力。


莫纳什大学神经外科医生杰弗里 · 罗森菲尔德(Jeffery Rosenfeld)和他的同事为了让盲人重获光明,开发了与大脑直接连接的“仿生眼”,将来自眼镜的光线直接导入已经植入大脑视觉皮层的传感器。开发团队称,这种技术能让85%的临床盲人重获光明。 

脑机接口的新进展尤其以埃隆 · 马斯克成立的Neural Link团队最为震撼人心。Neur Link计划开发脑内计算机,首先应用于处理棘手的大脑疾病,随后将致力于帮助人类提高信息处理速度,避免被机器智能全面超越。“直接嵌入大脑皮层”——在人类大脑中加入一层人工智能,可以让人类在另一种意义上 “进化”成为一种新的生物。


因此,未来科技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是人和物之间的进一步交叉。从更为抽象的意义上来说,人是动物的一种,人与物的区别是人拥有较高的理性和智能,而物却没有。但是,未来的科技则可以通过人造物来模拟人的智能,以实现物的理性和智能。

这种模拟首先是从对生物的模拟开始的,例如科技史上长期流行的仿生学。凯文·凯利《失控》一书中所说的生物逻辑的胜利就是这个道理。很多科技的进步都是通过对生物进行模拟而实现的。当人们对动物的模拟逐步达到一定程度后,便会开始探索对人类自身的模拟,这既是人工智能的产生背景,也是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


与历史相比,目前的科学技术确实已经足够发达,但其所实现的功能同特定生物相比,却还远远不及。对于人与物的交叉趋势,凯文·凯利将其表述为机械与生命体的重叠。人们可以在自己的生命体中添加越来越多的设备,如脑机接口、人体增强、可穿戴设备等。



他认为,“ 机械与生命体之间的重叠在一年年增加。这种仿生学上的融合也体现在词语上。‘机械’与‘生命’这两个词的含义在不断延展,直到某一天,所有结构复杂的东西都被看作机器,而所有能够自维持的机器都被看作有生命的。”


与此相关的另一趋势则是机器越来越具备类人的智能。这在以前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但现代科技的发展已经让其变得可能。比如凯文 · 凯利提到的机器人学习走路的例子:一开始机器人的发明者试图建立一个中枢系统来控制机器人的四肢,但是失败了,而之后获得的重要思维突破则是让机器人的每条腿同时往前走,以达到互相平衡。这种现象类似于小孩学步,即在不断试错中进行学习。



目前的人工智能水平是相对较低的,但就像小孩学习他人的表情和情感一样,只要算法足够优秀和完美,机器同样能够做到。凯文 · 凯利将这些发展趋势总结为两点,一是人造物越来越像生命体,二是生命体越来越工程化 。


参考这样的逻辑,人类其实可分为两类:原初人和增强人。所谓原初人即不附加科技的普通人,而增强人则是借助科技力量使其部分身体功能获得了增强的人。从历史来看,增强人可以回溯到很久以前——近视眼镜就增强了人的视力。而目前这种增强的程度和范围都变得更大,例如心脏修复、人造器官等。不难看出,“增强” 的初衷是为了弥补人体功能的缺陷,但也正是人的这种需求推动了增强技术的不断进步。

从未来发展来看,科技的进步将按照两条线来推进。一条是赋予物以人类的行为特征,即物的人化。另一条则是人因在与物的竞争中似乎越来越处于劣势,因此要将自身的属性通过物来增强,这就表现为人与物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例如,增强人活动机能的外骨骼与智能物可以是相互关联的,或者,人类可以通过一些可穿戴设备来增强自身的技能。同时,这两条发展路线也在互相交织,并与物联网、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共同构成了未来人类智慧生活的基本要素 。



讨论至此,与此相关的很多问题其实仍旧没有解决。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便是,未来的智慧生活是否会服务于人的原初想法?或者说,人类未来的走向究竟是人的物化还是物的人化?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人与物的关系。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则是,尽管科技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发生了重大变化,但人的一些基本特质似乎并未改变,例如追求荣誉和财富,以及满足之后的厌倦感等。


因此,当新技术出现时,人们会有一种新奇感,但很快就会厌倦。正如《爆发》中所说的,人们越来越将科技的发展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尽管按照摩尔定律,科技的进步在不断加速,但人们的欲望也在不断地加速,最终可能导致人类在科技急速进步中迷失。这种异化的可能性,促使人们反思自身,并审慎看待科技发展对人类生活的复杂影响 。

面对人类前所未有的疯狂发明

我们该做些什么

↓↓↓


人工智能:驯服赛维坦

长按识别

进入购买页面

高奇琦 著

定价 58 元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ISBN 9787313186386


内容简介


人工智能的时代已经来临。如同每一次飞跃性的技术革新都带来了整个社会层面的颠覆性变化,人工智能的诞生和进化,更可谓人类前所未有的疯狂发明。对此巨变,人文社会学界却少有足成体系的解析。而如若社会不能达成应有的平衡,科技进步带来的将是一个“群魔乱舞”的世界。


基于此,本书从产业格局、社会公正和人文伦理的层面,讨论了人工智能的未来与我们每一个人,及与社会之间喜忧参半的关系,并由之提出“趣缘合作”“数据生命体”“算法独裁”“透明人”等一系列科技与人文碰撞而生的概念。哪些职业将遭遇巨大冲击?现行的法律和规则将面临哪些挑战?人工智能的社会将给人性带来什么改变?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有待解答的问题。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微信:sjtupress



关注、点赞、留言、转发,分享你的感受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直接购买本书!